網頁

此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0年4月18日星期日

藍藍的天上……

“藍藍的天上白雲飄,白雲下面馬兒跑……”

老清今天不是在介紹這首歌。只是將多年前寫的故事小品貼出來,博各位一笑……

Picture


“藍藍的天上白雲飄,白雲下面馬兒跑……”
多年來,這隻歌一直是添尚的飲歌,也是他唯一會唱的國語歌。
每逢與友相聚,酒足飯飽後,添尚都會高歌此曲。

回歸前一年

公司慶功宴上,一升雙贏的添尚,攬著嬌妻愛子,在臺上意氣風發地唱著他的飲歌,“藍藍的天上白雲飄,白雲下面馬兒跑……”
是啊,炒股贏,炒樓賺,為公司奪得一個大項目,升職加薪……能不意氣風發嗎?
自己叫添尚,與“天上”同音;嬌妻名字是“雲”;愛子生肖屬馬;這飲歌中不正唱出浪漫的歡樂家庭。
明天就可以揸新落地的“淩志”返工啦……

回歸後兩年

同事送別會上,一破雙失的添尚,手持酒杯,強顏歡笑地唱起他的飲歌,“藍藍的天上白雲飄,白雲下面馬兒跑……”
哎,股市崩,樓市散,又被公司炒魷魚;一屁股債……
白雲飄(走了),馬兒跑(掉了),這飲歌顯得那麼淒涼,那麼慘澹。
失婚失業加上明日開始的破產,添尚已經告別了“淩志”……

21世紀的第三年

添尚在租住的梗房裏,支起折叠桌,擺了三碗餐蛋公仔面,在全家福的照片下,慶祝自己的新生。
飲歌在平淡寂靜中哼出他的喉嚨,“藍藍的天上白雲飄,白雲下面馬兒跑……”
啊,新生啦!幾年來,在朋友的幫助下,添尚白天奔走港九,為公司推銷產品;夜晚埋頭網路,出賣自己的創意。終於還清了債務……
白雲飄(到另一個天空),祝福她……
馬兒跑(出一個新天地),兒子從太平洋彼岸傳來大學畢業,留校施教的捷報,並要接他一起生活……

此時的添尚,沒有意氣風發的喜悅,也沒有強顏歡笑的悲哀。
“得”,有過;“失”,試過;得失已經在心中消逝。
在覆給兒子的電郵中,他寫著:我會留在香港。
“為甚麼?”兒子問。
添尚唱出飲歌的最後一句,並把歌詞打入電郵:

“……我就驕傲地告訴他,這是我的家鄉。”


哈哈,獻醜啦,這那裡是故事啊,只不過是老清一位朋友經歷的真實虛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