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此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1年4月17日星期日

引經據典

昨晚的朋友聚會晚飯中,一位年齡不很小的小朋友向老清這個老不死詢問“引經據典”的問題,哈哈,真不知如何回答……

老清寫文是一種消遣的遊戲,不是在做學問,“引經據典”還是留給那些學術大師吧,或者留給那些文字販子去爭取稿費吧。

“道可道,非常道”,老清引經據典啦,“經典”如果是可道之道,那就不是“常道”了。特別是那些與我們相隔數百數千年的“經典”。
那麼老子這句“經典”之語,是“常道”還是“非常道”?老清只能搖頭不是點頭不是啦。

老清想,對古代的“經典”,現代的“經典”,應該有一個“損”的過程,“損之又損”其實就是自己對“經典”的不斷消化過程。
全盤搬用,永遠是他人的東西,古人的東西,死人的東西。只有將這些東西偷過來,消化掉,吸收到自己的腦海裏,再將這些東西,那些南北,混合成自我的見解,才能說是自己的。

老清覺得,寫文也好,處世也好,用不著時時用“經典”來證明自己的見解,只要言之有理,用不著“引經據典”,就像“無招勝有招”一樣,自己的見解(不用管是錯是對)就會自然而出,湧現在文字或話語的行間。

反之,處處引經據典,給老清的感覺是什麽呢?就像巨人肩上的一粒塵沙……哈哈,多一粒不多,少一粒不少……得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