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此小工具發生錯誤

2008年11月11日星期二

人間詞話

王國維

  1. 詞以境界為上。有境界則自成高格,自有名句。五代北宋之詞所以獨絕者在此。
  2. 有造境,有寫境,此理想與寫實二派之所由分。然二者頗難分別。因大詩人所 造之境,必合乎自然,所寫之境,亦必鄰於理想故也。
  3. 有有我之境,與無我之境。「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可堪孤 館閉春寒,杜鵑聲裡斜陽暮。」有我之境也。「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寒波澹澹起,白鳥悠悠下。」無我之境也。有我之境,以我觀物,故物皆著 我之色彩。無我之境,以物觀物,故不知何者為我,何者為物。古人為詞,寫 有我之境者為多,然未始不能寫無我之境,此在豪傑之士能自樹立耳。
  4. 無我之境,人唯於靜中得之。有我之境,於由動之靜時得之。故一優美,一宏 壯也。
  5. 自然中之物,互相關係,互相限制。然其寫之於文學及藝術中也,必遺其關係 、限制之處。故雖寫實家,亦理想家也。又雖如何虛構之境,其材料必求之於 自然,而其構造,亦必從自然之法則。故雖理想家,亦寫實家也。
  6. 境非獨謂境物也。喜怒哀樂,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寫真境物、真感情者, 謂之有境界。否則謂之無境界。
  7. 「紅杏枝頭春意鬧」,著一「鬧」字,而境界全出。「雲破月來花弄影」,著一 「弄」字,而境界全出矣。
  8. 境界有大小,不以是而分優劣。「細雨魚兒出,微風燕子斜。」何遽不若「 落日照大道,馬鳴風蕭蕭」,「寶簾閒掛小銀」,何遽不若「霧失樓臺,月 迷津渡」也。
  9. 嚴滄浪《詩話》謂:「盛唐諸公(詩話「公」作「人」),唯在興趣。羚羊掛 角,無跡可求。故其妙處,透澈(「澈」作「徹」)玲瓏,不可湊拍(「拍」 作「泊」,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影(「影」作「月」)、鏡中之象, 言有盡而意無窮。」余謂:北宋以前之詞,亦復如是。然滄浪所謂興趣,阮亭 所謂神韻,猶不過道其面目,不若鄙人拈出「境界」二字,為探其本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