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此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0年10月20日星期三

劉若英之文

星期天的《蘋果日報》有劉若英寫的一篇文章(請按文章鏈接),老清在奶茶的自訴中瞭解到她的腿傷過程,很為這位自己喜歡的藝員感歎,也對她在療傷過程中的努力。

讀後,老清相信奶茶不會像蘋果日報的這張圖片,從舞臺上走下來,因為從文章中,老清看到她找到一種“自我的逍遙”

我發現,我要對抗的不再是生理問題,而是生存信心危機。前不久,恩師張艾嘉跟我說「或許你的腿代表了你的心,因為你的心不舒服,所以你的腿一直沒好。」為了治傷,我飽讀醫療書籍,懂得她說的道理,也聽過醫療界所謂的「自我療癒」理論。(奶茶之文)

老清也遭受過斷腳的經歷,張艾嘉說的對,所有的傷患病痛,都有很大心理因素。要想真正康復,就要找到那種“順其自然”的心態。

比起車禍、摔跤、開刀種種帶來的痛楚,心裡的殘缺會不會遠為巨大。這是說,如果艾嘉師父所言切中要害的話。或許這一路過來,我好強,我獨立,其實是種逃避。或許我跟很多平凡人一樣,需要一雙可以互相扶持的雙手,或甚至依靠的肩膀。就像我的右腿,因為幫助左腿,而傷得更重。我曾經以為有勇氣就可以自由自在,其實我是否更渴望一個不用費力就能安全待着的地方?所有我曾經以為的理性、我堅持的自尊,其實也可能就是任性、冷漠、逃避?(奶茶之文)

這真是一種難得的反思,有勇氣不代表甚麼,也不一定能解決逆境中的問題。甚麼才是理性?甚麼才是自尊?需要的是一種順其自然,這個“自然”就是自我與處境的相融之路。找到這條路,即使是“逃避”,也是一種進攻……

有學問的人也說過,傷病也是一種隱喻。但痛就是痛,站不住就是站不住,這可沒甚麼隱喻成分。我唯一能找到的結論是,不管是心念導致或上天安排,我知道腿傷讓我必須花更多的精力去瞭解自己。我發現正常的站立跟行走從來不是理所當然。我們出生時四肢乏力,然後能爬,然後能直立的隨性活動,其實都要學習,誰都曾經摔跤受傷。因為厄運也好,是給我的修行也好,我又重新開始,像個嬰兒一樣,必須謙卑學習走路。我別無選擇,只能繼續學習往前走、往上走。走急不行走緩一點,跳高不行跨低一點,使勁不行我就溫柔一點。您說是吧?(奶茶之文)

真要恭喜奶茶,她的反思,使她找到了一條順其自然的路,也就是找到一種“自我的逍遙”。
作為奶茶劉若英的粉絲,老清在幾年前,見到報刊上那“劉若英腿傷要退出娛樂圈”的新聞,曾在筆記中(當時還沒有寫博)寫過,“就是坐在輪椅上唱歌,也會有熱烈的掌聲……”
哈哈,現在……劉若英與陳奕迅的新片就要上畫了,叫甚麼甚麼“隱婚……”真是“癡呆的老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