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此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2年5月22日星期二

道沖道韻道象 【道德經散譯】第四章

《道德經》第四章原文

道:
沖而用之或不盈;淵兮,似萬物之宗。
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湛兮,似或存。
吾不知誰之子,象,帝之先。

【道德經散譯】第四章

前面,說了那些相對相成的東東,都不是可以看得見的,只是人心裏的存在,可以說是“無”。(老清插話:就是看不見的存在,其實對“無”的定義應該是無形的存在。相對的“有”就是有形的存在。)

聖人就是在用這些心裏無形的存在領悟到“無為”。對天地間萬物,聖人處無為之事,對人類中群體,聖人施無為之治。

但是,關伊要讓老子寫的是“道”,與這“無與有”有什麼關係?別著急,這“道”你們看得見嗎?

看不見,那不就是無形?你們相信有沒有“道”存在?

如果相信,那不就是無形的存在嗎?就是姓“無”。

還不明白?那個叫孔老二的不是說過:“形而上為之道,形而下為之器”?算這小子說對了。道就是形而上,就是無形。像前兩章說的,無形的存在都是心裏的存在。“道”說來說去,也就是心裏的存在罷了。

無有相生,“道”是“無”,那相對存在的“有”在哪?

不錯,問得好,別著急,先介紹個“沖”。

所有的存在都有“動/靜”兩種狀態。(老清插話:包括無形的存在)

混沌虛空,是道的靜態,道的動態就是“沖”。

在靜態中,陰陽調和,相安無事;但出現不和諧之時,就會發生陰陽衝撞,“沖”就是陰陽的衝撞的過程。

在“道”出現“沖”的時候,我們利用這陰陽的衝撞,觀察一下,或許還不很充實,就像面臨深淵那樣,好像天地萬物都有這種道沖的過程。

(老清插嘴問:陰陽衝撞也是無形的,怎麼觀察?)不記得講了,說陰陽,的確是無形的,但我們的老祖宗認為天地萬物都是負陰抱陽的集合體,它們的成長變化,都可以顯示陰陽的消息變化。隨意取一件觀察那“沖”的過程,不就是在有形的存在中觀察嗎?

先記住這點,“道”是“無”,是人心裏無形的存在,是形而上,那相對的“有”,就是天地萬物中任何一物,就是任何有形的存在,就是任何一種形而下的“器”。(老清插嘴:怪不得莊子說“道在屎溺”。)

不正確,應該是“道在屎溺中”。天地萬物,萬萬億億,道只唯一。

怎麼講呢?如果我們承認“道”是“萬物之宗”,就是說此宗旨是單一的,沒有什麼區別性。

這個“單一”怎麼得出的?那就是“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

天地萬物,千姿百態,就其內在的成長變化過程也各有千秋,“道”要達唯一,就要做這四步:消除萬物中的那些不同,留下相同的。解除萬物中那些矛盾,留下無悖的。調和萬物光明的一面;包容萬物塵俗的一面。

哈哈,天地萬物經過這四步後,完全隱沒啦,卻好像依然存在。這個“存在”不就是剩下的“道”啦。

(老清插話:莊子的說法是“齊物”,現代的說法是“抽象”。)

對,這四部曲,就是在天地萬物那些有形的存在中,抽取那些相同相容的東東,得到“道”這個無形的存在在人心裏的“象”。(老清插嘴:現代話就是“規律”。)

什麼“規”什麼“律”,老子不懂,這就是前人說的“道韻”。

老子我也不知道“道”是哪位聖人發現的,但可以說,“象”是有了人類才可能有的。

(老清不明:“象帝之先”為何可以這樣解說?)

哈哈,“象”有兩類,其一是將有形的存在記於心裏,其二就是心裏的那些無形的存在。在世間,除了人以外,還有什麼動物可以在心裏存有“象”?“帝”就是“祖”,人之祖。“先”就是開始。這樣不就可以說,世上有了人才有“象”,“道”是人心裏無形的存在,是一種“大象”,大象無形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