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此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2年5月21日星期一

乘物遊心

老清國內的blog裏,有一位朋友留評說:“哲學該是一種生活方式。”
這位朋友提倡用“詩意”來談哲學,不錯,真的不錯,這讓老清記起莊子說的“乘物以遊心”。

1101311 

今天就游游心,乘坐一下道家哲理這條小舟。

道在屎溺
老清想,其實真哲學就在你我他她的身邊,甚至鑽進我們的臭皮囊,點刺我們頭顱裏的豆腐腦,逼迫我們排泄出那些臊臊臭臭……怪不得莊子說“道在屎溺”。
別笑,屎尿可大有哲學學問,比如它的生成,不僅僅是動物生理科學的問題,也是哲學的問題。
有沒有哲學家可以回答這個問題?
老子曰:為道日損。損掉的放哪里?排泄掉了……
從生理學的消化講,屎尿是什麼,大家都清楚。那只不過是多種食品經過口交,將精華之液孕育於腸胃,懷胎數時,排出體外。此過程就是屎尿無中生有的生成,……屬哲學的哪一個分科?現象學?存在論?
以道觀之,屎尿幾近道矣,“為而不恃,功成而不處,其不欲見賢。”
唉,屎尿具這樣的德,卻被視為無用,被厭惡……然屎尿不在乎,仍在高歌“落臭不是無用物,化作糞堆插鮮花”。
醉過,罪過,將龔自珍的詩句“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改了……不過這何嘗不是一種“乘物以遊心”?

五音令人耳聾
這是老子的話,老清相信是真的,但這不是真理。
音樂,應該也是包括在“五音”之中吧,相信老子說的就是當時的音樂。
在古代的中國,樂譜不是用“都來覓法搜拉稀”來寫,而是去掉那兩個半音的“發”與“喜”,只有五個音,……不記得那麼多了,總之是“五音譜”吧,笑傲江湖就是用那個“五音譜”寫的,不信?去問金庸啊。
老清不懂音樂,就像不懂哲學一樣。從小就是五音不全,唱不了歌,只是瞎哼哼。上山下鄉時學拉二胡,也是五音不准,能把“賽馬”拉出“殺豬”,把“良宵”拉出“夜嚎”……
可老清偏偏喜歡音樂,錯,是喜歡聽音樂,昨天在這里加了播放器,找來王菲周傳雄劉若英相陪。此三位可是老清喜歡的港臺歌星前十之中。
為什麼喜歡聽音樂?很簡單,老清是想讓自己“耳聾”。
老清總是羡慕那些老朋友,耳又背,眼又花,那才是真老人啊。可老清65啦,耳不聾眼不花背不駝,除了蒼發皺紋外,全不像個老人。
其實,真想“耳聾”的原因是不想聽到那些潮流中的“粑粑刮刮八八卦卦”。就讓五音帶來耳聾吧……或許,這也是一種“乘物以遊心”吧。

兩段文字,前者是胡思亂想,歪批曲解,後者是逃避潮流,遁身世外。老清的生活觀就是在不逍遙處覓逍遙,乘物以遊心是方法,乘哲學也好,乘音樂也好,乘書法也好,那都是一種生活方式,遊心才是人生的享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