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此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2年11月17日星期六

以我轉物道自護

以我轉物者,得固不喜,失亦不憂,大地盡屬逍遙;
以物役我者,逆固生憎,順亦生愛,一毫便生纏縛。
《菜根譚》

(以自我為中心去對待外物的得失的人,得到的固然不會太高興,可失去了也不會憂愁,這樣的處世態度,無論在什麽地方,都會是逍遙自在;被外物來役使自己的人,不順心時就會產生怨恨,順心如意時又顯得貪戀不止,即使遇件小事都會讓他束手束腳。)

這個“我”就是自己,大千世界中的每一個自我;這個“物”就是身外之物,人生道路上的每一個追求。

習道數十年的老清,是個自我中心者,心系逍遙,不喜羈翔。
眾說道家無為,不屑名利追求,少私寡欲。
我說道家無為,不棄名利追求,重私順欲。

您可以說老清是“離經叛道”,老清就是在顛覆那些消極處世的“離經誤道”。
反復參讀《道德經》,老清悟不到那些“消極”,得到的領悟,全是積極進攻的不爭心法。這心法就是“無為”,無之為。

現今的社會,是名利社會,是商業社會。這是人類社會發展的“自然”,道法自然也好,順其自然也好,任何一個自我都不能閉眼無視社會發展的這個“自然”。
一個道家哲理的領悟者,可以不“法”這人類社會的“自然”嗎?除非遠離社會,孤家寡人,隱居世外逃源,成為人類的老祖宗……

名利是社會的自然,追求是人生的自然。關鍵的視點在於如何追求。
上引《菜根譚》中的語錄,就是如何追求。
“我”與“物”之間,何為主導?是“我轉物”,還是“物役我”?

可惜,世上太多人的追求,以“我轉物”為主觀出發點,而實際上落入了“物役我”的局面而不知。杯兮餐兮……

老清有感打油:
私欲逍遙我轉物,被物驅役困纏縛。
人道逆天乃自然,天人合一道可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