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此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2年11月9日星期五

老樹新花同含生意

秋蟲春鳥,共暢天機,何必浪生悲喜?
老樹新花,同含生意,胡為妄別媸妍?

《菜根譚》 

(秋蟲春鳥都能暢述天然的生機,何必牽強地分辨誰悲誰喜呢?老樹新花同樣蘊含生存的意念,怎能胡亂地辨別誰醜誰美?)

媸:(chi)相貌醜,與“姸”相對。

老清把這句中的“天機”解釋為“天然的生機”,不是那個“不可洩露”的天機。
其實,在老清的心目中,那些小說劇集裏所說的那些神秘的“天機”,只不過是故弄玄虛的預測。或許那些“大師”的確有這樣的本事,那聽者也要信才會靈。

老子說“道法自然”,自然,並不是我們現在說的“大自然”,而是指“本來的樣子”,就像“如來”。
人,有人本來的樣子;地,有地本來的樣子。世上萬物都有各自本來的樣子,都有各自的天然生機。
莊子講鯤鵬,又講小鳥,讀者大都以為“逍遙遊”就要像鯤鵬那樣,沒有人認為小鳥也是逍遙的。
想想,在鯤鵬的眼中,小鳥的天地太小啦,稱不上逍遙;在小鳥的眼中,鯤鵬的逍遙太辛苦啦,稱不上逍遙。
其實,只要明白各個物種本來就有的天然生機,就是明白了“自然”在老子的文字所指的意思了。

上文老清說,盜陰陽,竊天機,不就是要借他物天然生機,明自我的天然生機嗎?

沒有留言: